“掃一掃”
CBF

2020年第一張罰單!云南前首富被證監局罰款2200萬


發布時間:2020-01-03 09:12:00    來源于:每日經濟新聞

摘要:2020年1月2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山西監管局(下稱“山西證監局”)在官網披露了對趙興龍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這也是證監系統2020年開出的首張罰單。

(原標題:新年首罰!云南前首富被證監局罰款2200萬,但這筆錢不好收)

2020年1月2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山西監管局(下稱“山西證監局”)在官網披露了對趙興龍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這也是證監系統2020年開出的首張罰單。

這張罰單,讓趙興龍這個名字再次走進人們的視野。

趙興龍靠賭石發跡,曾坐上云南首富寶座,其一手創建了中國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上述處罰公告顯示,趙興龍財務狀況困難,本人也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昔日首富怎么就成了“老賴”,還被證監局處罰了呢?

7dccd9e5?Expires=1893625759&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h5bjt%2FHTYR24BpXtDOxyX3TpeIE%3D

2020年第一張罰單

山西證監局網站顯示,經查明,趙興龍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趙興龍實際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賬戶交易“獅頭股份”

趙興龍計劃收購太原獅頭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獅頭股份),并商定通過三個賬戶收購獅頭股份8.3%的股份。

趙興龍安排開立“郭某”“王某”“付某均”三個證券賬戶,上述三賬戶于2017年5月19日在同一營業部開立。后續趙興龍安排籌措資金轉入上述三人賬戶,故趙興龍實際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賬戶(以下簡稱賬戶組),對賬戶組持有的“獅頭股份”合并計算。趙興龍安排賬戶組于2017年5月25日至6月1日在二級市場買入獅頭股份8.3%的股份。

二、趙興龍超比例持股未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

賬戶組在2017年5月25日至6月1日期間的4個交易日內大量買入“獅頭股份”,截至2017年6月1日,持股比例高達8.3%。

賬戶組持股比例達到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5%時,趙興龍未按照法律規定向中國證監會和上海證券交易所作出書面報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

d810b19f?Expires=1893625759&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htuGGUBcNLVnRbXObSA57Ugu25U%3D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三、趙興龍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股票

2017年7月13日至9月19日,賬戶組累計賣出“獅頭股份”9,796,800股,賣出金額174,766,448元,剩余股票于2018年4月被證券公司融資平倉賣出。

趙興龍的代理人在聽證中提出:

第一,趙興龍未直接參與收購獅頭股份股權事項的具體協商和操作,買賣股票的交易也非本人具體操作。

第二,此次股票交易的目的是要獲取獅頭股份的實際控制權,但因后期未成功,無奈之下才對相關賬戶8.3%的股份進行交易并平倉,而且造成了巨額損失。

第三,趙興龍財務狀況困難,本人也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處罰金額過大無法履行。

山西證監局則認為,當事人的申辯理由均不成立,不予采納,理由有兩個:

第一,交易的目的為何、是否參與收購事項的具體協商和操作、收購事項是否完成、是否具體操作賬戶交易均不影響趙興龍實際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三個證券賬戶的事實認定,也不能免除其在持有股份達到5%之后的信息披露及在相關期限內停止交易的義務。

第二,交易是否虧損、是否有執行能力不影響本案的事實認定,也不屬于《行政處罰法》第27條規定的從輕減輕情形。

最后,證監局做出處罰決定:對趙興龍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的行為處以50萬元罰款,對趙興龍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股票的行為處以2150萬元罰款,合計罰款2200萬元。

從首富到“老賴”

證監局處罰公告中顯示,趙興龍,男,1955年11月出生,住址:云南省昆明市五華區。

另外,處罰公告還顯示,“趙興龍財務狀況困難,本人也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處罰金額過大無法履行”。

據證券時報報道,此“趙興龍”即是曾坐上云南首富寶座的趙興龍。

據成都商報報道,20世紀50年代,趙興龍出生在邳州市合溝鎮小河村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自小家境貧寒,父親早早便過世的趙興龍只能輟學在家干農活幫母親維持生計,割草、揀雞糞、下地種田,趙興龍什么活都干過。機緣巧合接觸到了翡翠原石貿易。

f14bf998?Expires=1893625759&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2Ht10v6m51o%2BNxn34RUmAdhaa7I%3D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10多年的時間里,趙金龍自稱走遍了緬甸的翡翠礦區和交易賣場。從翡翠原石估價和買賣交易起家,10多年積累下來,趙興龍在個人財富不斷積累的同時,在翡翠原石鑒定和估價方面的造詣也達到了很深的境地,圈內人送外號“賭石大王”,據傳他賭石的準確率能達到八成以上。

趙興龍曾說“中國自古就有‘亂世藏金,盛世藏玉’的傳統”,“改革開放后,國民對珠寶的追捧分別經歷了黃金、紅藍寶石、鉆石等不同階段,現在開始轉為翡翠。”

2003年5月,趙興龍成立云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主營工藝品、飾品的銷售,成立不到一年之后,趙興龍就開啟借殼之路,把其旗下云南興龍珠寶的翡翠資產注入湖北多佳股份,介入資本市場。

通過一系列股權轉讓和資產轉換,多佳股份在2006年8月正式更名為“東方金鈺”,趙興龍成功踏足A股市場,成為中國翡翠業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的實控人。

2007年,趙興龍家族就以27億身家出現在胡潤百富榜單中,52歲的趙興龍則首次登上了云南首富的寶座。2013年,趙興龍家族再次以35億元資產成為云南首富,排名全國富豪榜第573位,相比2012年飆升了123位。

139286f8?Expires=1893625760&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WNLTkvfkJttjtGnA%2FgDFvoJ6k18%3D

圖片來源:云南信息報頭版截圖

2010年三季度,受當年玉石價格暴漲刺激,東方金鈺被投資者追捧,其股價也隨之水漲船高,累計上漲達160.3%,在漲幅超過大盤水平的三只牛股中位列第二,位列十大“妖股”之一,被稱為“瘋狂的石頭”。

而這,也成了東方金鈺在中國資本市場最風光的時刻。

東方金鈺遭遇債務危機

被稱為“私募一哥”的徐翔,因涉嫌內幕交易在2015年11月被警方控制。2016年4月,徐翔被依法批準逮捕。當時,徐翔因通過馬甲代持參與東方金鈺定增而被市場熱議。

2016年8月8日,東方金鈺曾在回復上交易所下發的《關于對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股權司法凍結事項的問詢函》的公告中“自曝”昔日“私募一哥”徐翔在東方金鈺(600086)的“暗倉”明細,東方金鈺第二大股東瑞麗金澤的股東朱向英,正是徐翔“馬甲”。

“暗倉”一事曝出后,2016年4月11日,趙興龍遂以“個人原因”為由辭去了上市公司董事長職務,他依靠東方金鈺打造“翡翠世家”并且一輩子從事這一行的美好愿景也暫告一段落。但也正是此事,讓此前不為人所熟知的趙興龍進入了大眾視野。

趙興龍辭職后,他的兒子,1981年出生,在瑞士商學院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時年35歲的趙寧子承父業接任東方金鈺董事長。

b40aa76c?Expires=1893625760&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uusngz8ci5LrlVFHfscdnPglmcg%3D

圖片來源:攝圖網

2018年8月16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輪候凍結了云南興龍實業持有的東方金鈺股份有限公司6.72億股股票。相關執行裁定書則顯示,被執行人云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趙興龍、趙寧名下銀行賬戶內無存款、無機動車登記信息,已經沒有財產可供執行。

子承父業火線上位的兒子趙寧在立下“將東方金鈺市值從100億元變為100億美元”后,也于2019年8月4日遞交了書面辭職報告。

從最新公布的2019年三季報來看,東方金鈺有可能兩年連續虧損。三季報顯示,東方金鈺實現營業收入5.12億元,同比減少79.1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5.08億元,同比下降616.12%。

東方金鈺在2019年半年報中稱,2018年以來,公司融資渠道受限,出現流動性困難。2019年上半年債務狀況未有根本性改變,公司資金面繼續緊張、控股股東股份被凍結部分被劃轉,公司部分賬戶被凍結,部分資產被拍賣或處置,融資依然困難。

而更為嚴重的是,東方金鈺因資管產品被曝出兌付逾期后債務危機愈發沉重。始于2018年7月的兌付逾期,到了2019年4月,變成了金額多達40.61億元的逾期未償還項目,涉及多家信托、基金以及銀行。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證券時報、成都商報等

(責任編輯:河田)




打广告赚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