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CBF

拖欠教師4.8億元收入,這位女縣長被停職檢查!


發布時間:2020-09-07 09:58:00    來源于:每日經濟新聞

摘要:貴州大方縣做出了一件極不“大方”的事情。因拖欠教師工資,剛摘掉“貧困縣帽子”不久的大方縣被國務院督查部門點名通報。

原標題:拖欠教師4.8億元收入,還截留困難學生補助……剛剛,這位女縣長被停職檢查!

貴州大方縣做出了一件極不“大方”的事情。因拖欠教師工資,剛摘掉“貧困縣帽子”不久的大方縣被國務院督查部門點名通報。

9月4日,國務院辦公廳督查室公布了《關于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 擠占挪用教育經費等問題的督查情況通報》(下稱《通報》),稱大方縣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師工資補貼,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計拖欠教師績效工資、生活補貼、五險一金等費用近4.80億元,挪用上級撥付的教育專項經費3.42億元。另外,督查室還發現大方縣假借推進供銷合作社改革名義,發起成立融資平臺公司違規吸納資金,變相強制教師存款入股,截留近210多萬元困難學生生活補貼。

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

9月6日消息,貴州省委、省政府決定對大方縣政府縣長作停職檢查處理,對大方縣政府分管財政工作的副縣長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縣長作免職處理。并確保對大方縣拖欠的教師績效工資及各類津貼補貼、欠繳教師的“五險一金”于今年9月10日前發放補繳到位。

據大方縣政府官網,該縣縣長為陳萍,女,1974年2月生,彝族,貴州黔西人,1994年8月參加工作。2016年12月起任大方縣委副書記、縣長、大方經濟開發區主任。

圖片來源:大方縣政府官網

拖欠教師工資 違規截留困難學生補助

根據群眾在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平臺上反映的問題線索,國辦督查室派員赴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進行了明察暗訪,發現大方縣拖欠教師績效工資及各類津補貼1.80億元。其中拖欠教師2019年績效工資6336萬元、第13個月工資2541萬元,2015年至2019年鄉鎮工作補貼8100萬元,2020年鄉村生活補助1054萬元。

大方縣近些年拖欠老師工資補貼及五險一金總共4.80億元,按照當地官方媒體公布2019年全縣有在職在冊教職工8356人大致估算,當地教職工人均遭政府欠薪約5.74萬元。

《通報》詳細列舉了大方縣相關違規事項:

拖欠教師工資各類津貼及五險一金,擅改教育專項經費用途;

以推進當地供銷合作社改革的名義,發起成立烏蒙供銷信用合作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烏蒙信合公司”);

以發放所拖欠的績效工資等款項為由,變相強制要求教師存款入股烏蒙信合公司;

改變困難學生補助發放渠道,強制未成年學生入社入股,違規截留210多萬元困難學生補助;

以推進當地供銷合作社改革的名義,發起成立烏蒙信合公司,違規開展所謂“社員股金”服務業務,行融資周轉之實,嚴重背離“服務三農”宗旨。

督查室在調查時發現,大方縣教育科技局通過會議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師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績效工資、第13個月工資的2.5倍金額存款入股烏蒙信合公司,以此作為發放拖欠績效工資等款項的前置條件。

截至督查時,全縣28個鄉鎮中,只有4個鄉鎮的教師完成存款任務后領到了拖欠款項,另外24個鄉鎮的教師仍未領到績效工資等款項。同時,當地教師被拖欠的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生活補助2575萬元,也被存入烏蒙信合公司,所辦理的取款卡未向教師正常發放。

另外,督查室還發現,當地政府違規通過烏蒙信合公司代發2020年春季學期義務教育階段和高中階段困難學生生活補助,使得部分中小學生被動成為烏蒙信合公司社員,其中18歲以下未成年社員的比例高達56%。同時,該公司以提供社員股金服務名義,直接克扣每名學生50元作為入社資格股金,導致210多萬元困難學生補助被違規截留。

督查室發現,烏蒙信合公司不僅會同當地教育部門變相強制教師等公職人員存款入股,違規吸納未成年學生入社,而且違規調劑使用公司資金,嚴重違背公司注冊登記的經營范圍,背離公司章程提出的“服務三農”宗旨,將攬存的資金幾乎全部調劑到與“三農”毫無關系的領域。其中,98.6%的資金調劑到大方縣政府下屬融資平臺公司使用,成為大方縣政府財政的“周轉資金池”,只有不到1%的資金直接調劑使用于農戶。

按照目前相關法規,政府支出優先保障教職工工資,拖欠老師五險一金違法了社會保險法。中央曾發文強調保障教師權益和待遇。拖欠老師薪金直接導致當地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平均工資水平(63974元/每人/每年),低于當地公務員(69294元/每人/每年)5000元左右,而在2018年大方縣當地教師平均工資低于當地公務員約800元,差距不減反增,明顯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這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中相關規定和要求。

財政嚴重依賴轉移支付

在2020年政府工作告中,提及上一年工作不足時稱,大方縣表示,財政收入偏低,財政增收乏力,歷史欠賬較大,稅收收入持續低位運行。地方政府性債務、民生欠賬等風險點仍然存在,還本付息壓力較大,財政“收不抵支”,資金短缺與發展需要的矛盾十分突出。

圖片來源:大方縣人民政府網

受新冠肺炎、非洲豬瘟影響導致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增大,大方縣地方財政收入出現下滑。根據當地財政局數據,2018年全縣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約6.22億元,比上一年下降約17%。2019年當地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約6.50億元,實現了增長。不過2020年前7個月,當地收入5.14億元,同比下滑6.60%。

根據大方縣政府官網2020年1月刊發了一篇文章《大方縣2019年十二月財政收支執行情況分析》顯示,該年度全縣總收入完成33.88億元,其中中央、省級財政劃入6.08億元(中央財政劃入4.90億元),政府性基金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讓、發行彩票)21.30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只有6.49億元。而在6.49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稅務部門完成5.35億元,財政部門完成1.14億元。

圖片來源:大方縣人民政府網

截至2019年12月底,大方縣收到中央、省、市級上級轉移支付資金共計40.6億元,較上年增加7.79億元,增長23.74%。其中:一般公共預算轉移支付40.35億元,同增長23.84%,政府性基金轉移支付專項補助2509萬元,同比增長9.70%。

縣長被停職檢查,2位副縣長被免職

國辦督查室發布《關于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擠占挪用教育經費等問題的督查情況通報》后,貴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主要領導第一時間作出指示批示,召開省委常委會、省政府專題會研究部署,立即開展整改和查處工作。省委決定對大方縣政府縣長作停職檢查處理,對大方縣政府分管財政工作的副縣長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縣長作免職處理。

貴州省委、省政府認為,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擠占挪用教育經費等問題,嚴重侵害了師生合法權益,性質嚴重、影響惡劣,必須以最堅決的態度從嚴從速從實狠抓整改和查處工作,確保通報指出的問題盡快整改到位,并嚴肅追責問責。要求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對問題堅決整改、全面整改、限期整改,嚴肅查處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問題。貴州省已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大方縣督促整改和開展查處工作,對大方縣拖欠的教師績效工資及各類津貼補貼、欠繳教師的“五險一金”,確保今年9月10日前發放補繳到位;對大方縣違規挪用的教育專項經費,確保年底前全部歸還到位。對融資平臺公司違規吸納資金、變相強制教師存款入股、截留學生生活補貼等問題,將深入調查,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貴州省委、省政府已作出部署,在全省舉一反三開展全面清查和整頓,發現問題立即糾正,9月10日前將中小學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的政策落實到位,依法保障教師權益和待遇。

此前報道:

縣城拖欠教師工資近5億 新華怒批:為何舉報者被報復

國辦督查室派員赴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進行明察暗訪發現,截至今年8月20日,當地5年共拖欠教師績效工資、生活補貼、五險一金等費用47961萬元,挪用上級撥付的教育專項經費34194萬元。記者調查發現,拖欠工資背后,當地教育系統隱藏其他問題。

很多人很納悶,“5年拖欠近5億工資”為何現在才曝光?大方縣一名教師跟記者說的情況,或許能答疑解惑。據他說,曾有老師因向政府反映相關問題被處分,還有不少老師遭到解聘威脅,縣城老師被威脅調到邊遠村小,不準參加職稱晉級和評優。即使被國辦督查室點名后,當地仍有教師因在朋友圈轉發國辦督查室通報而被相關部門電話警告。

記者發現,問題不是一天產生的,正是當地一些職能部門習慣性捂蓋子,“不解決問題,先解決提問題的人”,一次次打壓“提問題”的人,一次次對潛在問題視而不見,才讓拖欠教師工資問題越來越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庭審公開網“受賄罪(2019)黔03刑初8號”庭審視頻顯示,公訴人提到,大方縣現分管教育的一位副縣長,在擔任某鎮黨委書記期間,曾多次行賄大方縣原縣委書記張瀚時,希望在職務調整過程中得到“關心”。

2018年5月,張瀚時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貴州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此后依據有關規定,組織決定給予張瀚時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但讓當地不少教師難以置信的是,包括前述副縣長在內的84名行賄人中,不少人并未得到相關處理,一些人甚至之后被提拔。

此外督查還發現,大方縣以推進當地供銷合作社改革的名義,發起成立烏蒙信合公司,變相強制教師等公職人員存款入股,違規截留困難學生補助,打著“服務三農”的幌子,將攬存的資金幾乎都調劑到大方縣政府下屬融資平臺公司使用,成為縣政府財政“周轉資金池”。這些錢去了哪里?用于什么?是有難言之隱,還是有“不便”公開的用途?這些問題還沒看到任何反饋,我們期待深入調查和適時公布。

5年拖欠教師工資等4.79億 國務院對貴州大方縣暗訪

國務院辦公廳督查室暗訪發現,貴州省大方縣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師工資補貼,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計拖欠教師績效工資、生活補貼、五險一金等費用47961萬元,挪用上級撥付的教育專項經費34194萬元。

據中國政府網發布的《關于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 擠占挪用教育經費等問題的督查情況通報》(簡稱《情況通報》)顯示,近日,根據群眾在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平臺上反映的問題線索,國辦督查室派員赴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進行了明察暗訪。

經查,大方縣拖欠教師績效工資及各類津補貼18031萬元,其中,共計拖欠教師2019年績效工資6336萬元、第13個月工資2541萬元,2015年至2019年鄉鎮工作補貼8100萬元,2020年鄉村生活補助1054萬元。

大方縣還未按時繳納教師五險一金,2019年1月以來欠繳教師住房公積金13997萬元、醫療保險13000萬元,2020年5月以來欠繳教師養老保險2933萬元,并通過虛列支出將有關經費從大方縣財政局撥入縣教育科技局實撥資金銀行賬戶,再通過一般繳款書回流國庫基本賬戶的方式挪用教師住房公積金15217萬元、醫保資金8080萬元。

此外,大方縣共計拖欠教師2019年績效工資6336萬元、第13個月工資2541萬元,2015年至2019年鄉鎮工作補貼8100萬元,2020年鄉村生活補助1054萬元。

《情況通報》顯示,經查,大方縣擅自改變上級專項轉移支付教育經費用途,挪用中央專項資金問題嚴重。2018年、2019年兩年間,大方縣共挪用上級教育專項資金34194萬元,其中中央直接下達部分26027萬元,占被挪用總數的76%。主要包括生均公用經費13482萬元、校舍改造等基礎設施資金7937萬元、改善辦學條件等項目工程資金5806萬元、薄弱學校改造資金3355萬元、營養改善計劃經費2650萬元、其他經費964萬元。

國辦督查發現,大方縣未落實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不低于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的要求。經查,2018年,大方縣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工資平均每人每年應發78726元,實發65503元,大方縣公務員平均每人每年應發79552元,實發66316元,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低于當地公務員800元左右。2019年,大方縣教師工資平均每人每年應發78765元,實發63974元,大方縣公務員平均每人每年應發83761元,實發69294元,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低于當地公務員5000元左右,差距不減反增。2020年上半年,大方縣教師平均工資水平仍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

同時,《情況通報》稱,國辦督查發現,大方縣假借推進供銷合作社改革名義,發起成立融資平臺公司違規吸納資金,變相強制教師存款入股,截留困難學生生活補貼。

大方縣教育科技局通過會議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師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績效工資、第13個月工資的2.5倍金額存款入股當地政府發起成立的大方縣烏蒙供銷信用合作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烏蒙信合公司”),以此作為發放拖欠績效工資等款項的前置條件。

烏蒙信合公司控股股東為大方縣財政局,通過調整股權結構設置、突出“供銷信用合作”宣傳等手段規避法律風險和行業監管,在無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備開展股金服務資格的情況下,違規開展所謂“社員股金”服務業務,變相強制吸納教師存款并許諾支付9.8%-12.8%的高息。截至督查時,全縣28個鄉鎮中,只有4個鄉鎮的教師完成存款任務由大方縣教育科技局匯總名單后交烏蒙信合公司發放了拖欠款項,另外24個鄉鎮的教師仍未領到績效工資等款項。同時,當地教師被拖欠的2018年4月至2019年12月生活補助2575萬元,也由大方縣教育科技局存入烏蒙信合公司,所辦理的取款卡扣留在各鄉鎮教育管理中心處,未向教師正常發放。

大方縣還改變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生活補助原有發放渠道,通過烏蒙信合公司代發2020年春季學期義務教育階段和高中階段困難學生生活補助,涉及困難學生4.2萬多名。截至2020年8月20日,烏蒙信合公司共有社員7.56萬人,其中18歲以下未成年社員的比例高達56%,主要是因發放困難補助而被動入社成為“股東”的中小學生。同時,烏蒙信合公司還以提供社員股金服務名義,直接克扣每名學生50元作為入社資格股金,導致210多萬元困難學生補助被違規截留。

《情況通報》指出,從督查情況看,大方縣長期拖欠教師工資補貼,違規擠占挪用教育經費,嚴重侵害了教師合法權益,影響了教師隊伍的穩定。特別是在當前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的形勢下,大方縣依然我行我素,沒有把保障教師工資待遇放在重要位置,財務管理制度形同虛設,財政違法行為屢有發生,在工作中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嚴重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公信力。

《情況通報》透露,貴州省委省政府對督查發現的教師工資拖欠問題高度重視,責令大方縣認真核查、切實整改,對違規行為立即糾正、嚴肅問責,同時舉一反三,對類似問題開展全面清查。國辦督查室將密切跟蹤有關工作進展情況,督促推動問題整改到位。

(責任編輯:河田)

近期熱門資訊:




打广告赚钱的软件 湖北快3号码预测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专业版 广西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七星彩开奖时间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太阳能股票推荐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和值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快三专家预测 散户加入机构通道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