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CBF

薄熙來金主!遼寧首富徐明之死


發布時間:2020-09-15 12:02:42    來源于:CBF聚焦網

摘要:徐明,出生于毫無背景的普通農村家庭,21歲時創建大連實德集團,僅用十余年時間,躋身福布斯中國富豪榜,2011年,實德集團入選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并位居第66位。

01  謎局

徐明,出生于毫無背景的普通農村家庭,21歲時創建大連實德集團,僅用十余年時間,躋身福布斯中國富豪榜,2011年,實德集團入選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并位居第66位。

旗下的行業從足球,到地產,再到能源和資本運作,一時間炙手可熱。然而一切在2012年戛然而止,親身演繹著一段“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傳奇。

  后來,重慶市原副市長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制造了最終導致薄熙來下臺的“王立軍事件”;2012年2月20日,徐明作為自由身最后一次公開露面,他會見了實德隊主教練文加達,兩人探討了關于球隊的發展等一些問題。

彼時的他,挺著啤酒肚,紅光滿面,富態畢現;3月15日,薄熙來被免除了中共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其后,徐明淪為階下囚、“消失”于公眾視野,接下來在露面時,人們驚訝的看到面容消瘦的徐明作為證人出庭指正薄熙來受賄。

隨著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和郭伯雄等大老虎的紛紛落馬,薄熙來和徐明似乎在人們的視線中漸淡漸模煳之際,徐明死訊傳出,再次震驚各界,于三年后又一次占領了所有版面。

有評論指出,徐明“離奇”死亡,諸多疑團未解之際,官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徐明死亡”新聞冷凍處理。

連《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站在了質疑的序列中,“徐明之死確實令公眾疑竇叢生。建議最高法推動公布相關信息,回應輿論的困惑。依法治國是當下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價值所系,須有疑必解。人們不明就里怎么議論都不可怕,公開透明可以定人心。徐明案涉薄,極易產生聯想,它的透明尤其意義重大。”

徐明之死產生了超乎聯想和想像的輿論效應。

與此同時,徐明給所有倒下的或是尚且安全的“紅頂商人”敲響了警鐘。

這一記警鐘,同時也是喪鐘,且絕不只為徐明而鳴,也不止為眾數紅頂商人而鳴!“就此,我們已經無法評判,他是被時代格外眷顧的一位,還是被時代特別捉弄的一位。”

萬通控股董事長馮侖在《徐明的羞處》一文中寫到,官媒對(徐明之死)這件事情三緘其口,沒有任何正式的評論,想起來甚至都不知道徐明什么時候判的刑、判了幾年、關在哪里、因為什么罪、如果判了又是怎么個判法,一概不清楚。

不管怎么樣,人已經沒了。但他是一個標幟,再一次提醒著我們,這是中國創業者和官相處互不理解造成的悲劇。

不知道是兔死狐悲,還是感同身受,馮侖寫到:“在中國,哪怕是坐了牢、站在審判臺上的官,仍然會把民營企業看成一個比夜壺還不如的玩意兒。”

薄熙來接受公開審判的時候,徐明出來做污點證人證明其行賄事實。薄熙來雖重罪之身卻還不屑地說:“他(徐明)是什么身份?跟我不是一個層次,比他牛、檔次高的人我認識的多了,輪不到他。”

這種鄙夷、蔑視、不屑的神情和表達,恰好說到了民營企業的羞處。

事實上薄熙來說的大體上是真心話。不光是在中國,在一些類似體制的地方,民營企業的身份也是這樣。

有一位民營企業大佬曾經說過:在官的眼里,我們什么也不是,就是一只蟑螂。他想把你打死就打死,想讓你活就活。讓你活是他賜你,讓你死是重視你。

徐明的故事再一次證明了這一點,很多民營企業家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內心的糾結應該是難以言表。

徐明

02  謎面

商界梟雄徐明的人生里,大連和重慶是其人生中極為重要的兩個城市,渤海之濱的大連成就了徐明也讓其走上不歸路,長江上游的重慶則讓其最終敗走麥城。

1971年4月,大連實德集團創始人徐明出生在一個三十多平米的草屋。這個貧寒家庭的草根孩子,卻奇跡般的早早成為了商界大亨。2001年,30歲的徐明就入列胡潤富豪榜。

從普通農家少年躋身中國富豪榜,從冷庫業務員邁向足壇大佬,徐明的發跡和身份轉換,似乎離不開冒險精神和對權力的攀附,深知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抓住機會,實現人生起跳,像一場兼具中國特色的“美國夢”。

風光無限的徐明,享盡了榮華,在商海中不斷壯大。然而,夢醒在2013年8月22日,這是徐明最后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里。

這一天,徐明作為證人出庭作證,與薄熙來進行了對質。當時,已顯清瘦輪廓的徐明,與此前在球場上面頰豐滿、意氣風發的的樣子相比判若兩人。

2015年12月4日,久已沒有音信的徐明在獄中身故。

作為大連實德的創始人,1971年出生的徐明在實德擁有絕對話語權。他性格因子中“善于冒險”的特質為人所熟知。比如曾在1998年力排眾議,帶實德進入石化行業。這被外界認為其商業人生中少有的失敗經歷。

然而投資石油,對實德集團的發展來說,既理所當然又至關重要。

1995年,實德集團成立大連實德塑膠工業有限公司,此后一步步擴展,在大連、成都、天津、嘉興、珠海五地進行化學建材生產基地建設。

截至2003年底,化學建材生產能力已達年產50萬噸,年銷售額52億元。2004年底,實德化學建材已占到國內市場份額的30%,成為世界上最大的pvc(聚氯乙烯)型材生產企業。

長期以來,實德的pvc主要依靠進口,其每年的pvc進口量已經達五六十萬噸。乙烯的原料供應由此成為實德發展壯大所必須解決的一個瓶頸。

知情人士透露,在去年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由于pvc漲價,實德型材的利潤空間被大大擠壓,幾乎處于停產邊緣。

直接投資pvc產業已經成為實德最為現實的選擇。此前,臺塑集團已經與實德在遼寧鞍山開始了pvc生產合作,但項目投資僅2000萬美元,產能僅3萬噸,遠遠不能滿足實德的需求。

乙烯再向上,便是原油,只有實現了一體化的產業鏈,實德才能真正主導自己的產業和命運。

對于這一投資,徐明此前也曾對媒體坦言:“這是一種艱難而且具有很強政策風險的轉型。

工商檔案資料顯示,2000年11月24日,大連實德石化有限公司成立。該公司注冊資金2136萬美元,公司地址在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海青島。

其中,本拉登集團出資961萬美元,大連實德集團有限公司出資1175萬美元。徐明出任董事長,并擔任法人。

副董事長為本拉登集團的默罕默德.本拉登。本拉登集團是沙特最大的公司之一,在全球建筑領域占有一席之地??植朗最I奧薩馬.本.拉登即是拉登家族成員。911之后,拉登家族與奧薩馬.本拉登決裂。

而與本拉登集團的合作之后,信心倍增的徐明開始謀劃更龐大的石油帝國夢想。

根據公開信息,大連實德意圖實施總投資426億的雙島灣石化項目。2002年12月7日,已經擔任遼寧省省長的薄熙來在大連實德就其公司與臺灣臺塑集團合作石化項目建議成立協調領導小組的請示中批示“同意”。其后,薄熙來還通過不同方式推動該項目。

據了解,該項目擬廠址位于大連旅順雙島灣,一期工程總占地面積為20平方公里,預留發展用地20平方公里。項目分為煉油、化工和公用工程三部分:

煉油部分包括生產能力為年加工原油1000萬噸的煉油裝置、自備發電站及輔助系統,為乙烯裝置提供大部分原料;化工部分以年產100萬噸乙烯的乙烯裝置為核心,包括下游石化產品裝置;公用工程部分包括為化工生產配套的海水淡化廠、污水處理廠、碼頭及儲運設施等。

2013年8月,薄熙來也在濟南公審時坦承,當時大連正處于改革開放推進發展的關鍵階段,需要有關鍵項目,這個石油化工項目(雙島灣項目)對大連來說,我認為是適合的,基于此,我才愿意推進這個項目的。

按照薄熙來的說法,最初徐明是準備與臺塑王永慶合作,之后才轉變為沙特基礎工業公司。

對于這個項目非常上心的薄熙來在擔任商務部部長期間,還曾協調外交部和發改委。然而,由于種種原因,最終雙島灣項目未能獲得批準。

曾經參與審批雙島灣石化項目的兩位環保部門的官員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一開始的時候,環保部反對這個項目,認為這種地方不能建石化。

而根據環評的程序,能夠“絕對否定”的選址只能是“違背國家相關法律”的選址,比如自然保護區。

但是,地方可以動用各種力量,將項目所占的保護區面積調整為非保護區,有的甚至可以將保護區“從中間挖空一塊”出來。

如此一來,環保部門就不再有“絕對的理由”否定掉項目,而只能根據程序從總量控制和排污的角度對項目進行技術上的審查和把關。

雙島灣項目到最后關頭因為自己內部原因而“黃”掉了。失去了雙島灣項目,也失去了與實力雄厚的沙特基礎工業公司繼續合作的可能。

夭折的雙灣島項目,也讓大連實德在薄熙來等人支持下獲得的成品油進口經營資質喪失意義。此番失利,對志得意滿的徐明打擊甚大。

徐明爭奪石化項目之時,渤海灣另外一個城市天津也在努力爭奪國家批準中國石化天津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

由于中石化的強大背景,這一項目最終在2005年12月獲批。而在2008年初,中國石化與沙特基礎工業公司達成了合作意向。

2009年11月3日,時任中國石化董事長的蘇樹林、中國石化總經理王天普、天津市常務副市長楊棟梁三人一起出席了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揭牌儀式。有些湊巧,蘇樹林、王天普、楊棟梁三位中方主要參與人員均已在相繼落馬。

03  謎底

進軍石油,最終未果,并沒有讓徐明意識到,即使擁有了特殊的背景,甚至動用了特殊力量也難以在一些壟斷領域打開缺口。反而讓其在隨后的商海生涯,與高官及其家人的交往越來越緊密。

2007年底,薄熙來調任重慶主政之后,徐明也將產業布局延伸到重慶。工商登記資料顯示,重慶盛和建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8月7日,注冊資金5000萬美元。

出資方為高登國際(香港)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登國際”),投資總額為8000萬美元,其中外方注冊資本有5000萬美元,而這也是該公司的注冊資本。

查閱香港注冊處資料可知,該公司于2000年3月在港成立,最初名為實德國際投資(香港)有限公司,系主要從事直接投、融資和業務咨詢的跨國投資公司。相關資料顯示,徐明、徐斌等大連實德集團的高層在高登國際中擔任管理層。

重慶盛和建設有限公司成立不久,就高調在哈爾濱拿下地王。正是這一舉措,讓實德系在重慶的運作被媒體察覺。公開信息還顯示,重慶盛和建設有限公司尚未完成工商登記之時,就在2009年7月29日拿下了了北碚區同興工業園區新蔡支路1.59億元的建設項目。

此外,據媒體報道,2010年重慶市第一次市管土地掛牌中,徐明的實德系在渝實體之一,重慶和生裕房地產開發公司拍下3個地塊,包括兩塊建造高檔別墅住宅的居住用地,合計逾27.8萬平方米;一塊8.4萬平方米的商業金融用地。

當天實德還通過一家全國性公募基金會下屬的資產管理公司,以底價拍下另一塊2.6萬平方米醫療衛生用地。徐明也自此成為重慶“東北商人圈”勢力的代表。

此后,實德系還在重慶拿下多宗地塊。隨著薄王事件發生,實德系在重慶陷入困局。

2012年3月21日,重慶盛和建設有限公司股東由高等國際變更為誼華有限公司。重慶和生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則陷入多宗訴訟。此前一些媒體報道的與實德系相關的重慶天實安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重慶盛都房地產有限公司等公司則未能在工商查詢系統中查詢到。

徐明在重慶大力拓展之時,與徐明及谷開來有交往的一些人也在重慶尋找機會。2011年7月30日一樁別墅命案的發生,將一個神秘“潛伏”在重慶的徐明“伙伴”于俊世暴露。

背景復雜的于俊世在薄熙來入渝期間來到重慶,并居住在重慶奧園59別墅。這一臨湖別墅,面積極大也格外幽靜。

公開的信息顯示,一家名叫大連世源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3月29日,注冊資金250萬元,股東于俊世出資214萬元,并出任公司總經理。該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建筑裝飾材料、鋼材等。

于俊世曾自稱,別墅系朋友借住給他。于俊世在別墅居住期間,別墅守衛森嚴,小區業主亦曾不斷看見豪車進出。其在渝期間,也正是王立軍、徐明等東北幫大舉進入重慶之時。徐明與于俊世,以及徐明得力干將馬彪則被視為“大連三人組”。

2011年7月30日黃昏時分,一些奧園業主聽到59號別墅傳來慘烈的叫聲和犬吠聲,隨后急救車呼嘯而至。據當地媒體報道,一名前往別墅做客的何姓人士被于俊世所養的惡犬咬死。曾經在醫院見到死者的人士告訴媒體,死者主要受傷部位是兩條小腿和雙腳,血肉模糊。別墅慘案發生之后,除了咬死的惡犬被處以安樂死,沒有了下文。

重慶奧園別墅命案發生一年后,于俊世的名字再度喚醒了奧園小區業主的記憶。

2012年9月,新華社刊發的王立軍庭審報道中披露,王立軍受賄的關鍵人中包括了徐明和于俊世。

其中,2008年9月、2009年11月,王立軍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局長期間,大連世源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俊世先后兩次為其支付在重慶租住的別墅租金共計20萬元。2009年10月,王立軍接受于俊世請托,指令重慶辦案部門將已羈押的楊某某予以釋放。

于俊世在這次庭審中閃現之后,就再未出現在公眾視野。

徐明則在薄熙來案件審理期間出庭。瘦的已經徹底改變了形象的徐明在庭審中回答辯護人提出的問題時說:“我很尊重、敬重薄熙來,我內心深處不簡單地把他當作朋友、市長、領導。”而在薄熙來卻在庭上不屑地說:“我是什么身份?徐明什么身份?”

姜豐

2015年12月9日凌晨,央視才女姜豐疑似為曾經的友人徐明發了一篇祭文:“生離始,死別終,蒼天弄人猶不悔,明月清風自相隨。傷疊傷,痛加痛,我心片片化蝶去,唯愿君享九霄樂。”

來源:CBF聚焦(cbf_au),有料有見解的時政雜談,歡迎關注。

(責任編輯:陳塵)

近期熱門資訊:




打广告赚钱的软件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 山东高频体彩扑克牌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风采网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在线 贵州11选5前3直 买股票怎么赚钱 甘肃11选5直基本走势 信达赢配资 最新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126期福彩3d试机号